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回复: 0

香生格律诗卷 ** ----澳(洲)、新(西兰)行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11 16: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赴澳、新观光有感(代序)
蜻蜓鸟瞰领前沿,跑马观花早不鲜。
遁地飞天游有道,飘洋过海乐如仙。
东西世界晨昏倒,南北半球季节颠。
多少高来高去客,空留两袖异洲烟。

穿越时空季节的飞行之旅
-----直飞墨尔本
来一次穿越时空季节的飞行
以偿还童年梦想追寻的幻境
我首次跨越地球赤道的红线
从蓉城仲春空降金秋的猫本*
*
瞻仰了幸运船长库克的小屋
偶然的机遇砸中未来的国父
轰隆隆炮火叩开新金山大门
从此后澳大利亚由文明领路
*
这里是当今世界移民的天堂
是检阅全球各族精英的较场
辽阔的土地海疆正等待开发
当圆满多少豪杰淘金的荣光
*
大洋洲孤悬南海得造物恩宠
应先圆人类社会大同的美梦

*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别称。


写给残缺的十二门徒石

迎着南极涌来的波涛
你们从未有一丝动摇
经历多少自然的磨砺
傲然挺立头抬得高高
*
这块孤悬海中的大陆
已成人类开发的骄傲
现代文明福音的播撒
促成日新月异的飞跃
*
捍卫社会进步的成果
站在自然抗争的前哨
抵御天外邪魔的入侵
不惜粉身碎骨的崩倒
*
纵使明朝会全部消逝
未来自有接班的英豪


神仙小企鹅:
不知有什么仗倚
眼睛贼亮亮锐利
一付绅士般派头
有着很踞傲神气
*
走路摇摆摆憋足
似乎毛没有长齐
偏生十分的做作
仿佛正出演喜剧



悉尼歌剧院-----南半球的一朵奇葩
像一艘即将扬帆起航的巨舰
承载着人类美好的希望向前
你刚刚诞生就成悉尼城精魂
获得了享誉澳洲象征的盛赞

宛若一个个开口的洁白巨蚌
争相把心中蕴养的珍珠奉献
百年建筑史绽放出一朵奇葩
夸张奇丽的外形震撼了世界

悉尼城有你一时间名噪天下
精明的澳大利亚人终得梦圆
十七年历尽俗世的重重困挠
设计师伍重却为你终身抱憾

有谁知这些洁白的弧形贝体
均源自一个完美的球体壳面
它欲将人间真善美重新组合*
包容下整个星球的原创理念

文化艺术从来就没有过国界
音乐舞蹈宇宙间自然的语言
这座当代的文艺和音乐圣堂
已是最年青的世界文化遗产

这是块文明最为年青的大陆
囊括了全球各大民族的骨干
吸取着古今各国传承的精华
汇聚起当代最新科技的发展

从这里吹响开发未来的角号
更赢得人类进军环宇的机缘
音乐厅或会迎来太空客交流
歌剧院常常上演传世的经典



题凯阿玛喷水洞:
银浪冲霄珠玉抛,撼空动地似雷敲。
老天也有童心在,藏在海边轰水炮


观悉尼歌剧院
正看一群大嘴蛙,仰天欢唱叫呱呱。
侧观多桅风帆立,巨舰凌波破彩霞。



游凯恩斯绿岛得绝句三首:
一:乘玻璃底船观近礁海底
小小游船玻璃底,珊瑚家族显真体。
奇珍异色灿如花,仿佛晶宫藏宝启。
二:半潜式玻璃探海船
    今来首作海中行,屡遇鱼群夹道迎。
    生物粮仓参造化,人间何意闹纷争?
三:留赠绿岛
珊瑚海上享尊荣,伊甸园非浪得名。
大堡礁中嵌翡翠,神仙到此也留情。


珊瑚海半潜艇上的遐思

登上观光的半潜式小船
仿佛在三个世界的交点
离开码头后如一个海龟
徜徉在天空海洋间缝隙
*
天空看上去总觉得遥远
海洋在触手能及的身边
如今只隔道玻璃的舱壁
鱼群向我们正摆尾撒欢
*
倘若人也能再一次进化
添套能水下呼吸的器官
背上多一对能飞的翅膀
就能自由行海陆空三界
*
人类将享用无尽的资源
生活更增添无限的新鲜



打卡凯恩斯热带植物园
停车小憩逛园林,满目奇珍共异禽。
南北半球生物变,东西两地世情侵。
身姿各别花同色,面貌虽殊鸟共音。
君看门房阿瑟顿,有何不对可追寻?*
*守园者即当地土著:“阿瑟顿人”。



天堂农庄
百年历史老农庄,实至名归是天堂。
国宝明星迎贵客,旅游畜牧娱乐场。

戏题澳洲袋鼠
十二生肖居首堂,繁衍一脉九宫藏。
韬光养晦营身计,守土护雏壮族邦。
天赐玄功称五腿,祖传绝技号双强。
英姿潇洒国徽上,南半球中尊鼠王。


奔跑的袋鼠

像一道残影卷过平岗
明知道袋鼠没有翅膀
这持续跳跃狂奔的疾速
已胜过小鸟低空的飞翔
*
哺乳动物的双跳冠军
擒拿搏击的格斗健将
独特生成的幻影脚尾腿
有着永向前不退的坚强
*
聪明淘气时滑稽可爱
反击自卫时本性善良
奈何超强的繁殖力泛滥
国宝也面临被捕杀哀伤
*
鼠老大终究保住了声望
国徽中仍有光辉的形象



听小考拉的诉说:

我虽然天生一付熊样
却从未沾染世俗的尘埃
我虽然生有一双利爪
却从未对生灵造成伤害

一生素食中隐居高眠
轮回中自然的传宗接代
让基因渐渐磨合转化
体现出生命的顽强精彩

我只想适应这个世界
悄悄的在树上洁身自爱
不争抢阳光不占水源
却险些难逃灭绝的大灾

只乞求一块容身的土地
不愿听你们称赞的好乖



在直升机上
轰鸣中我鸟瞰黄金海岸
看活色生香的海洋公园
在慢慢旋转中渐渐凝固
忽然间缩小成模型沙盘
*
海陆的交接处曲曲弯弯
拥吻时留下条海岸界线
我知道每一刻都有奇迹
正有人将沙滩变为金滩。



黄金海岸一日游
黄金海岸白沙滩,冲浪天堂盛誉传。
大象岩前清亮水,彩虹湾里艳阳天。
楼高滩阔无街市,地广路歧多快船。
远涉重洋来观景,公园静坐赏尘烟。



  奔袭鸟岛
远洋观景如参战,攻克看台争秒分。
万里劳师拚一瞬,追寻美好旅游军。*
*据报称:由布市到奥克兰航程四千多公里,飞行时达六小时。


塘鹅
你有天生的喉囊
成就富态的形象
*
你极重纯情血统
看头颈高贵明黄
*
你是天生的浪漫
终身逐季节飞翔
*
岛国中列阵同宿
海天上俪影双双




奥克兰鸟岛的塘鹅王国
山在这里打折
海在这里多湾
几块平顶岩礁石
组成另一个世界
*
鸟在这里建国
人来这里参观
塘鹅王国的秩序
堪让政治家汗颜



   新西兰登伊甸山
昨夜方居奥克兰,今晨即叩伊甸山。
神仙饭碗依然在,造物桑田几曾还。
瞭望台中观宇宙,天空塔顶出尘寰。  
满城光景来眸底,南北一桥跨海湾。


罗托鲁瓦第一印象

听说汉译名应叫双湖
有着小巧的精美别墅
到处流淌着天然温泉
仿佛在地上生岚长雾
*
这里居住着大地之子*
台湾阿美族有他祖屋
*毛利人自称“大地之子”。



毛利人的传说

我们是大地的儿子
来源于深层的红土
沐浴着天父的光辉
依赖着万能的地母
*
尊图腾独特的文面
爱描摹雕刻的艺术
大自然天赋的精魂
传承下悍勇的战舞
*
没必要为传说纠结
到处去查我们祖屋
只知道有吃人历史
却没有食人的民族
*
我们是大地的儿子
有银蕨为我们指路*
*银蕨:新西兰国树,被指引人生方向的精神代表。


法卡雷瓦地热保护区

这是块极其独特的保护区
百年前火山大爆发留下遗迹
毛利人三个小部落瞬间毁灭
仅相隔卅年再遭受盖顶袭击
*
这是座暂时休眠的活火山
在这里到处有他的生命气息
听得着他那换气的嘶嘶声响
偶或间打个喷嚏时热雨迷离
*
核心圈仿佛变回了白垩纪
不由人想起但丁的长诗神曲
地狱篇莫非是这里真实写照
岩浆池黑洞沸泥塘直达鬼域
*
这是块充满悬疑的诱人禁地
蒸汽云彩虹妆点着神秘传奇


无翼鸟*
几——维、几——维
来自恐龙时代头小眼小身肥
口边虎须刚硬犹遗史前霸威
*
几——维、几——维
天生鼻在喙端淡黄细长尖喙
嗅觉通天入地遍尝世间美味
*
几——维、几——维
别笑眼睛怕光莫怪无翅无尾
长喙灵巧如手双脚善跑如飞
*
几——维、几——维
雌雄阴阳颠倒鸟中雌性社会
雄鸟负责孵蛋雌鸟专司警卫
*
南岛尊为国鸟洪荒物种孑遗
开创传承生命悠久历史之最
*无翼鸟:又名:奇异鸟、鹬鸵、几维鸟。



题罗托鲁瓦加州海岸红杉林
大洋东北赴洋南,转瞬百年成伟男。
且喜招来神异种,高标傲世戏云岚。
       *大洋:此专指“太平洋”。


诗魔的自白
   ------在奥克兰,想起顾城
前引:
佛经说:成圣成魔只在一念间
医学说:天才和疯子只差一条线
 
我曾苦苦的追求
人生的意义
我曾执着的寻找
宇宙中的光明
为自己
也为一代人
 
直面
造化的作弄
宿命早注定
从小预知
将来我是诗人
 
天堂、地狱
谁说都是幻影
十三岁的少年
经历搅拌器的洗礼
灵肉获得重生
  
希望已驱逐到荒原放牧
理想被搬运得体无完肤
精神让大锯解剖成碎屑
信念早编辑来缺两少斤
   
真实为伪善封闭
灵性遭愚顽扼杀
自由呵因生存被拖晕
  
我的天坍塌了
我的地沉沦了
我只能逃……
逃到文化中去
逃到历史中去藏身
   
我要将古今中外熔于一炉
我不分太阳月亮星星
我要集前、后现代主义
黄、老、庄周哲学的大成
就像调鸡尾酒一样
把他们叠为一樽
  
停滞也是跨越
倒退就是急进
谁说要自我锁闭
自成一统
远离污垢、俗尘
用放逐排解精神龃龉
让返朴砥砺意志才情
亲爱的,快随我
到新版的桃花源去
让我们去求实、求真
    
一片原生的土地
如诗如画的安宁
爱妻贤惠
美妾纯情
我要尝自然的纯味
我要营造家的温馨
不再做象牙塔中的贵族
还原个养家糊口的平民
  
好梦刚圆
忽又到了梦醒时分
苦苦修筑的堤防、挡不住
如嘲泛滥的现代文明
离乡隔群的孤寂
物质匮乏的悲情
绿卡的诱惑
金钱的怪影
英儿早就跑了
烨儿也已离心
我的王国已经解体
梦境怎能和现实拚争
 
“我跟世界有强烈的冲突……”
妥协、皈依在绝望中变形
支柱倾斜、宫殿溃散
只剩下属于男人的
威严、恣虐、妒恨、专横
皇权、夫权伴随诗魔乱舞
最后的创意在歇斯底里中飞出
一道闪亮的:斧子的利刃……
    
情与爱、怨与恨
失败者为失败献身
在痴妄的光辉中
定格得热血淋淋
  
几十亿眼球
最后一次聚焦
南太平洋上的绝吟 
奥克兰大一个
靠烛光照明的小岛
一群蛋鸡
几块农田
一片原始森林
本卷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